— RouZenMeimDen —

《暗夜协奏曲》同人文 威卢斯中心 ABO 有赛莉(五)




帝孚日城堡的夜是永恒的。

这里终日只有蝙蝠在黑暗中飞舞,只有乌鸦在啼叫,发出阴森凄凉的声响;城堡外沿的枯木构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,如枯爪般的残枝蜿蜒盘折,仿佛要扼住来者的咽喉;清冷的月光杯无情地分割,在凹凸不平的大理石地面上撒下残影。

但在城堡内部,却又是一副截然不同的景象。而位于地下的亲王宫殿堪称奢华之最。金碧辉煌的大厅、镶有夜明珠的壁灯、金丝红绒的地毯;来自三界的各种奇珍异宝,或作为摆设,或被主人用于玩乐;庭院里种着大片鲜艳的红玫瑰,花瓣上的露珠在月光下折射出不亮的光点,这里每天都有专人护理。

这些并不是它成为奢华之最的缘由。真正令人惊异的是,宫殿内随处可见的布莱姆·阿鲁卡尔德公爵的画像:大厅内,正对大门的墙上悬挂的巨幅画像里不是亲王本人,而是与亲王有着无二面孔的布莱姆公爵手持利剑、一身戎装,在战场上驰骋的英姿;走廊上,除了历任阿鲁卡尔德家族的家主和重要人士,就数布莱姆公爵的画像最多;小到柜架上的相框,大到墙上的巨画,布莱姆·阿鲁卡尔德的身影无处不在,令人感到如影随形。

帝孚日的王——卢法斯·阿鲁卡尔德对他所做的这个设计十分满意。事实上,真正见过这个设计的人寥寥无几,并不是什么人都有机会来到亲王的私人宫殿,而他也完全不想让他人垂涎布莱姆·阿鲁卡尔德的身姿,他的亲哥哥。

他最爱的哥哥,只能是他的。

这么想着,带有强烈占有欲的笑容爬上他的嘴角,红宝石般的血色双眸中闪现出嗜血的疯狂。他随手从血仆手中的托盘上拿起一杯鲜血,一饮而尽,眸中的狂意退去,他还是那个“理智”的王。

“NO·6,你的研究进行得如何。”他把玩着手中的琉璃高脚杯,这可是来自人界的精品,而现在这上面还残有人类的鲜血。他的眼神并没有落在坐在他对面的NO·6身上,而是凝视着墙上的一副公爵画像。
威卢斯只是欠身,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,勾起嘴角,语气故作轻佻:“属下的行迹,陛下想必一清二楚吧。”他可没有傻到连血仆被频频更换都看不出来。“再者,进一步的研究只能等小少爷长大后才可能进行,属下缺的只是时间罢了。不过血族作为永生之身,陛下未免操之过急了吧?”他说着,抬起邪魅的眼角望向他的王。他看到他的王不着痕迹地微微皱起了眉,转瞬间又恢复了往态。真不愧是帝孚日的王,如孩童般的贪婪与占有欲和身为王的沉稳在他身上完美融合。

卢法斯将手中玩腻的琉璃杯随手一放,打了个清脆的响指。不一会儿,使魔—摩利*和管家推着一个精致的摇篮走了过来。摩利朝着沙发上的二人鞠躬行礼,抱起摇篮中熟睡的小少爷,按着主人的指示将小少爷交给了威卢斯。威卢斯唤来管家,低声询问着小少爷的近况,摩利不时补充几语,小少爷主要是他在照顾。*

看着这副景象,卢法斯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火。猛得起身,慢步走到他们身侧,俯视着眼下这个抱着自己儿子的人。Alpha强势的气息压制着所有人的神经,即使不用开口就已让他人臣服。卢法斯缓缓开口:“他最好是个Alpha,不然……我们的交易还得继续!”他握紧了右手,噬魔戒在他手上闪现出暗红的光。

面对亲王的威胁,威卢斯只是微笑。亲王还得和他谈条件,说明他还不敢对自己怎么样。威卢斯避开噬魔戒的光,正准备起身再次行礼,怀中的小少爷却突然放声大哭。大概是被父亲突然外放的气息惊吓到了,哭声有愈演愈烈的趋势。摩利上前想接过小少爷,但被威卢斯摆手拒绝了。他将怀中的婴孩散开的衣服合紧,遮盖住婴孩柔软的银灰色头发;换了个舒服的姿势,让婴孩能够尽量靠近自己的胸膛,轻轻抖动着,手上拍打着接节拍——这些一部分是他回忆着以前人类时保姆的动作模仿的,另一部分纯粹靠直觉,Omega的直觉。也许是感受到了熟悉的生身之人的气息,小家伙很快就安静下来,含着手指甜甜睡去。他将熟睡的小少爷交给摩利,炎魔粗糙的、温度略高的触感令他不自觉地做出了缩手反射。他看着这个火红色头发、深色皮肤的Alpha炎魔,感叹着对方不但易了主,还得落得替亲王看孩子,白白浪费一身好武力。但是很快他就把摩利的事抛到脑后了。

“陛下无需担心”他笑着,眼中是参不透的思绪,“小少爷如此反感陛下的Alpha气息,定能成为一个强大的Alpha。”就算不是,他也会让他成为Alpha的。即使这个小家伙,也有来自自己的一半血脉。


——
血族会议最终以争论结束,没有一项戒律规定被修改,也没有任何贵族被削爵。

二代贵族们多数强烈要求将Omega剥去爵位、统一集中管理,以便他们挑选合适的伴侣、得到有着高贵纯正血统的后代。原本被认为板上钉钉的事,碍于那些伯爵以下的、三代以后的贵族们的强烈反对而没有实现。而亲王没有任何表态,任着台下的贵族们上演闹剧。

十三审判中,Alpha近半数,并都表示支持二代的观点;Beta审判则站在三代一方。这并不奇怪,如果再让那些Alpha能够轻易得到“免费”Omega的话,他们本就岌岌可危的地位就会面临更加严峻的考验。谁让他们生来能力就不如Alpha呢?而现在唯一的前“Beta”——现任审判NO·6的Omega,威卢斯·弗洛伦特则至始至终没有发表任何意见。因为在这以前,另一位Omega审判便因为率先提出反对意见而被亲王派去执行超难度任务,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。

有了前车之鉴还自投罗网,他威卢斯才没有这么愚蠢。

但世界上果然还是愚蠢的人占多数。所以那些Omega贵族们告假了,因为不合时宜地发表了自己的主张而被他们的家族或Alpha囚禁。小不忍则乱大谋,说他们无脑也不为过。

也有闲言碎语说“NO·6这是怕被波及呢”“另一位审判都被‘搞’死了呢”“估计是和亲王有那么点关系才没有被
革职”对于最后一点,威卢斯不置可否。也不乏以前和他有过节的人发誓要把他“带回自己的城堡把他干【到死”,不过在这之前是谁先弄死谁就说不准了。种种污言秽语却没能造成实质上的影响,因为亲王陛下还没有点头——那么他们就不能动手。

实际上,直到会议结束,亲王也没有表示过要如何处置他,让他能够继续坐在NO·6的位子上。但在散会后,却派人传唤他来到地下宫殿,这个自己曾经待过一段不算美好时光的地方。

“你最好不要忘记你曾经做过的那些事,不然即使有上任亲王的密旨,你也不会活过今天。”这是他离开时,亲王给他的最后一句话。

那些事,怎么可能忘记呢。他笑着,含着无尽的苦涩。


TBC


【*使魔—摩利:炎魔族最强战士,原主人为布莱姆·阿鲁卡尔德,后在布莱姆死亡之时通过灵魂转接契约易主卢法斯。灵魂转接,需要灵魂极其相似的二人才能实现,可使双方交换使魔契约等。】
【*小少爷主要是他在照顾:摩利以前经常得负责照顾小摩卡,在这一方面也比管家和血仆更让卢法斯放心。】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【小珏的话:威叔还是弱气爆棚啊自己都看不过去了的节奏……下章开始回忆过去哦】


评论
热度(5)